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ppcc1705的博客

平子的乐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与父亲  

2013-02-24 20:19:4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是父亲六个儿女中最不听话最不省心的那个人。

我八岁前的那些日子大都在医院度过。65年7月11日上午母亲生下我了体弱多病的我,我出生时已有一个哥三个姐了。邻居们看到孱弱的的我都建议父母放弃我的生命,父亲说啥也不赞同,寒冬腊月父亲背着我穿行在求医的路上,汗水浸湿了父亲单薄的棉衣,父亲把我送到当时堪称“洋楼”的人民医院,一次次拣拾着我的小命,每次住院得花去父亲30多元,那个年代里,30元几乎是一个中等家庭一年的收入,我不记得家里平日是如何拮据的。脑炎、肺炎、肾炎,是“炎”我都没落过。一年秋天我腋下长疮,父亲背着我去离家40多里的军队医院问医,回来的路上我看到了一大片玉米地,就想吃玉米棒子,父亲扭不过我的倔强,掰了一个小玉米,放进随身带的燎壶里,为人师表的父亲为了她的女儿平生第一次当了一回贼。再大点父亲背我有些吃力,每回生病,父亲就用小推车推我,每走一段距离父亲就停下车子,摁摁我的手指头,看看血液还能不能流到我的指尖。身体一旦没有大毛病我就闯祸,不止一次的扔石头打碎邻居的玻璃窗,爬墙偷人家青涩的梨的,用小木棍打人家房前的枣,跟着一帮子小子同邻的开伙打架,记不清多少人找到我的家门,也记不清父亲陪了多少无奈的笑脸,有那么几次父亲气不过,把手高高的扬起来,我认为要狠狠落下来的时候手却停在了半空。

上小学五年级时,我还学会了离家走,有不顺心的事就出走,父亲总是耐心的把我找回来。我是村子里唯一一个上高中的女孩子,而且上的还是一中,父亲的自豪可想而知。

86年高考结束,从没见过真火车的我一个人南下云南的开远市三叔家,玩的畅过淋漓,三婶想留我永久的住下来,并答应负责我的未来。在我是求之不得的事情,不料哥拍电报说自我走后,从不吸烟的父亲晚上披着棉袄棉袄坐在坑上吸烟,浓烟让他咳嗽不止,我的升学路不是很顺。为此我还埋怨过父亲不让我留在云南。

也许我的野性让父亲放心不下,父亲害怕我不能约束自己,建议我当了教师。

结婚一年之后我有了女儿,父亲视我女儿为掌上名珠,哥姐也很有意见,可是父亲一如既住的关注着我,我爱吃鱼,父亲爱吃鱼头,女儿爱吃鱼,父亲还是爱吃鱼头,每次我们回老家,不论是什么季节饭桌上总是少不了鱼。

如今,那个懂我的人永远的离开了我,成了我永久的痛。

不知有没有来世,如果有父亲我还想做那个最不听话最不让你省心的人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2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